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江苏监管局

当前位置:首页>调查研究

创新工作机制 提高财政金融监管成效

  党的十九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先后出台《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职责暂行规定》,对加强和改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推进国有金融机构监管体制改革做出全面部署,明确由财政部门集中统一履行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职责。这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制度创新,也是进一步推动国有金融资本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的重要举措。财政部监管局必须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提高政治站位,找准方向定位,创新工作健全机制,努力开创财政金融监管新局面。

  一、充分认清加强财政金融监管的重大现实意义

  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财政部门必须充分认清加强财政金融监管的重大现实意义,不断提高政治站位,深化思想认识,为切实履行监管职责夯实坚强的思想基础。

  (一)加强财政金融监管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上指出:“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兴旺发达、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幸福安康的重大问题。”近年来,我国国有金融资本规模迅速增长,实力日益壮大。截止2019年,我国国有中央金融企业34家,资产规模达149.2万亿,地方国有金融机构3065家,资产规模达65.5万亿。国有金融资本已成为推进国家现代化、维护国家金融安全的重要保障。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加快完善金融制度体系和治理体系建设,加强财政金融监管,提高金融治理能力,推动金融业特别是国有金融资本健康发展,为实体经济提供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务,促进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

  (二)加强财政金融监管是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必然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将财会监督和审计监督、统计监督等一并作为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金融系统乱象丛生,风险叠连,并陆续发生了华融、安邦等一系列重大腐败案件,给党和国家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给社会经济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作用,在国内外产生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加强财政金融监管,就是要充分发挥财政部门对金融企业的行政监督和财会监督综合优势,以提升企业自身财会监督管理为基础,协调协同其他金融业务监管部门,共同加强对金融企业的监管和风险监测,构建完善对金融企业的常态化监管模式,切实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和金融企业财务风险。

  (三)加强财政金融监管是履行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职责的必然要求。为全面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和国务院文件精神,财政部印发《关于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导意见>的通知》,进一步明确了财政部门对国有金融资本的监管职责。各级财政部门要认真履行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的主体责任, 依法依规履行管理职责,严格执行国有金融资本穿透管理,加强国有金融资本投向等宏观政策执行情况监督,加强金融机构国有产权流转管理,落实国有金融资本经营预算管理制度,严格国有金融资本经营绩效考核制度,完善国有金融机构薪酬管理制度,加强金融机构财务监管,维护国有金融资本权益,实施好国有金融资本全口径报告制度,把国有金融资本基础管理、经营预算、绩效考核、薪酬管理、财务管理、统计监测和分析报告等各项管理工作落到实处。

  (四)加强财政金融监管是监管局履职尽责的必然要求。根据中编办批复的财政部派出机构改革方案,监管局履行对属地金融企业的财政监管职责。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依据《金融企业财务规则》监管属地中央金融企业执行财务制度等情况;监测属地中央金融企业财务风险;依据《公司法》、《指导意见》监管属地国有金融资本产权登记等情况;依据《预算法》和财政部相关规章监控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公司举债融资、金融机构提供融资等情况;依据《会计法》对金融机构会计信息质量进行监督。监管局要全面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和财政部的要求,切实担负起金融监管的责任,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全面履行行政管理和社会管理的职责,扎实做好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各项具体工作,为维护中央财政利益,服务地方社会经济发展,防范财政金融风险,发挥尖兵哨兵卫兵作用。

  二、加强财政金融监管急需解决的主要问题

  监管局要全面履行财政金融监管职责,在现阶段,还存在一些问题和困难急需解决。

  (一)监管理念亟需转变。长期以来,财政部派出机构大多以监督检查的方式开展管理活动,同志们也大都习惯并也擅长于通过现场检查的方式实现对企业等单位微观行为的监管。历史实践证明,这不失为一种便捷高效的监管手段,但已不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此次机构改革要求监管局职能要“以查为主向以管为主转变,以事后监管为主,向以事前事中监管为主转变”。新职能需要新思路,监管局要加快转变职能,切实摒弃长期固有的监督检查思维,牢固树立管理服务理念,不以查处多少问题,收缴多少金额,问责多少人为工作业绩,而是要主动嵌入金融企业的日常管理,帮助企业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把问题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防范金融风险,确保金融安全,实现从“秋后算账”向“未雨绸缪”转变,从“管住”向“管好”转变。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监管理念的转变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时间和实践,需要切实有效的工作机制来推动。

  (二)监管制度亟待完善。新职能要有新制度,健全和完善的制度体系是加强财政金融监管的根本保证。近年来,主管部门虽然相继颁布了一系列金融监管规章制度,但与日新月异蓬勃发展的金融业态相比,管理制度更显滞后,不能满足服务管理的需要,亟待完善。一是金融监管制度体系不健全。如,在互联网金融、民营银行监管等方面存在诸多制度空白。二是部分监管制度滞后于金融业发展现状。如,《国家政策性银行财务管理规定》颁布于1997年,原制度要求与现状严重脱节;作为金融企业财务管理根本性法规的《金融企业财务规则》颁布于2006年,直至2019年才开始第一次修订。制度建设滞后,影响金融企业的创新发展,也使财政金融监管缺乏切实有效的制度依据。三是部分金融监管制度中的条款多为原则性规定,在具体的财政金融监管业务中缺乏可操作性。

  (三)监管方式亟需创新。新职能要有新方式,要想高质高效履行财政金融监管职责,必须对监管方式进行创新。首先,过去以查为主的方式一定要改变,一切有益于开拓工作、提升管理质量的方式都可以使用。要多做家庭医生、门诊医生,少当外科大夫;非现场监管常态运行,现场监管因事而动;分析、调研、走访、询问服务在平时,核查、检查、约谈提醒在路上,通过各种监管方式的综合运用,协调促进监管对象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同时,通过债务监管和金融监管双向发力,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实现“1+1>2”的监管效应。

  (四)监管手段亟待提高。新方式要用新手段,优化监管手段,提高监管成效。伴随我国改革开放的进程,国内金融市场发展突飞猛进,金融企业规模日增月进,金融企业管理多元精细,企业会计核算一体化信息化程度越来越高。扁担锄头对付不了飞机大炮,手工查账应对不了海量数据。我们要不断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本领,充分运用信息化手段在大数据的时代实施科学精准监管,提高工作效率。

  (五)监管关系亟需理顺。一是与金融企业的关系。近年来,由于财政部派出机构业务工作较多侧重于财政预算监管,对金融企业的财政监管关注较少,早前开展的金融管理专项业务也逐渐弱化,这些情况都与新形势新职能极不吻合,要立即把长期搁置的监管关系恢复起来,构建完善良好的互通交流工作机制,把工作职责落实到位。二是与其他监管部门的关系。要切实厘清与人行、银保监、证监、审计等中央部门驻当地监管部门及地方财政等部门对金融企业的职责定位,认真理顺并把握与上述部门对金融企业的工作关系,做到不越位、不缺位、不错位。

  三、准确把握职责要求,构建财政金融监管长效机制

  围绕履行属地金融企业的财政监管职责,监管局要准确把握职责要求,以“立足全面履职,加强联合监管,防范各类风险,促进健康发展”为原则,努力构建财政金融监管长效机制。

  (一)积极构建财政预算监管与金融监管协同推进的工作机制。要站在出资人的位置,充分发挥财政管理和财会监督优势,坚持以财务管理为突破口,从财政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审视金融企业经营管理,重点加强对成本费用、信贷资产分类、拨备计提、大额不良资产风险处置等重点事项的监管;要建立财政预算监管与金融监管双向推进的工作机制。如,从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入手,加强对金融企业向平台公司授信的监管,实施动态监控和数据分析,密切关注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状况和平台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有效提高金融企业资产质量,防范金融企业经营风险,确保国有金融资产保值增值,更好地服务于地方经济发展。

  (二)积极构建精准高效的财政金融信息化监管机制。要进一步加强监管信息化建设,建立经营事项、财务报表等金融企业相关数据集中机制,加快建设属地金融企业监管信息系统,实现监管方式由以行政审核和现场监管为主向非现场监管为主的转变,构建形成全面覆盖、纵横可比的属地财政金融监管全域视角,增强监管的宏观性和精确性;建立监管信息动态分析评价机制,利用监管信息系统,对金融企业相关数据进行动态分析,结合日常监管中掌握的情况开展综合评价。重点关注金融企业执行国家产业政策情况,大额风险信贷资产处理情况,以及在执行财经法规、资产财务管理、防范金融风险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建立监管信息定期报告制度。定期向财政部报告属地金融企业资产营运、成本费用、财务信息、风险监测等监管情况报告,为财政部完善调整政策提供支撑。

  (三)积极构建财政金融监管协调沟通机制。要主动适应监管方式转变,加强对金融企业的走访调研,及时传达财政部相关工作要求,了解掌握金融企业一线经营情况和困难。围绕提升资产质量和管理水平,定期组织召开工作座谈会和情况反馈会,交流工作思路、经验做法,听取意见建议,通报监管情况,推动形成双向互动、高效顺畅的沟通渠道,建构金融企业管理服务机制;要建立对属地金融企业统筹兼顾、分类管理的工作机制。对中央金融企业侧重资产、财务、会计全方位监管,对非中央控股的全国性金融企业和地方金融企业侧重会计核算和政府性项目融资行为监管;要通过财政监管服务提升企业自身的财会监督能力与水平。要加强与人行、银保监等属地金融监管部门的沟通联系,完善属地金融监管体系,充分发挥财政监管的职能优势,推动构建金融监管信息共享机制和工作协调机制,形成监管合力,提高监管成效,共同服务促进属地金融企业健康发展。

附件下载:

发布日期:  2020年04月17日